在线客服
客服热线
客服组:
在线客服
服务时间:
-

86-791-88119703

Copyright © 2018   版权所有:中鼎国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    赣ICP备13000512号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南昌

信访通道    /     公司邮箱    /     OA系统    /    综合项目管理部   /    档案管理    /     招贤纳士   /     热点活动    /    《中鼎人》

>
>
面孔|峥嵘岁月,钢少气多,和平年代,初心不改——记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李惠林

面孔|峥嵘岁月,钢少气多,和平年代,初心不改——记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李惠林

作者:
亚俊 蔡翔宇
2020/10/30 16:35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    “爷爷,这是您获得的抗美援朝纪念章,我给您戴上吧!”来自中鼎国际矿建分公司的“90后”小伙子李晨光,认真地将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别在爷爷李惠林的胸前,这位89岁高龄的老战士、曾经的矿建人,眼睛看东西已有些不便,但他仍用手细细抚摸、并凑前努力注视着奖章,脸上展露出开心的笑颜。

    “爷爷,这是您获得的抗美援朝纪念章,我给您戴上吧!”来自中鼎国际矿建分公司的“90后”小伙子李晨光,认真地将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别在爷爷李惠林的胸前,这位89岁高龄的老战士、曾经的矿建人,眼睛看东西已有些不便,但他仍用手细细抚摸、并凑前努力注视着奖章,脸上展露出开心的笑颜。

    “我是空军,以前我们穿的是蓝色军服。”1931年出生的李惠林,对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细节还记忆犹新。1947年7月,不到16岁的他参加了人民解放军,“那时我们由各个地方部队抽调到辽东独立十一团,是三十八军的预备队,我给首长当通讯员。”读过两年私塾的李惠林,在当时“算是有文化的”,历任班长、文化教员,1951年秋,他调到空军第三师(103部队)司令部,准备参加抗美援朝。“打仗时,部队抽调八大员成立班排,进了朝鲜,我负责摇电,那时咱们发报、向空中讲话,都要靠摇电。我们空三师的师长姓高,是个飞行员,平易近人,对我们很好,每天到我们士兵中间来,和我们一起吃着高粱米。”按司令部指令,李惠林调所辖通讯大队无线大队任摇电员赴朝作战,隐蔽在前线地面指挥引导我方战机进行空战。

      当时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在飞机制造上力量很不足,志愿军主要靠步兵加少量炮兵作战,而美军投入到战场的飞机达到了1200架,地面部队也是全部机械化,志愿军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,以劣势装备与敌人展开殊死较量。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后,毛泽东主席曾这样总结:敌人是钢多气少,我们是钢少气多。在李惠林的回忆中,这段峥嵘岁月充满着志愿军以少胜多、一往无前的决心和力量,“我们一个飞行大队三个中队,八架值班飞机是长期整装待发的,我认识这么多飞行员,集合都是全副武装,每天点名,他们一一报名出列,声音整齐响亮。飞上天,敌机几百架,我们一个掌机一个僚机,就敢跟他们拼!我所在的103部队飞行一团团长林虎(发音),每天早上第一个起来先飞上天,视察完了安排其他的大队长飞上天,这是我最佩服的人。所有的飞行员都可勇敢了!三团团长孟静(发音)跟敌人飞机格斗,不幸掉到鸭绿江里英勇壮烈牺牲了……”

      作为空军地勤,李惠林所在的战场观察引导组是机动的,只要前线有需要,就去引导作战。回想身处敌军空袭、投掷炸弹、枪炮大作的环境,李惠林说:“那时候我们都是血气方刚、不惧生死,志愿军这么多人,在地面近距离作战的战友都不怕,我们在战壕里引导协助更不会去想害怕的事儿,就是想着要保障好通讯。敌军侵犯了我们的领空,我们就打他。”

      “在前线,我们观察引导组多次执行任务。后来我还担任了很长时间的总机交换员,首长给飞行员打来的电话由我们转接。和平谈判后,根据组织上安排,志愿军复员转业,我回到了地方工作。”从峥嵘岁月到和平年代,祖国建设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去,回国后李惠林支援南方到了广东冶金系统,1960年调到江西定南岿美山钨矿工作,在江西有色金属技术职业学校学习进修后,先后在江西冶金建设公司第二工程队、乐平矿机厂等单位工作,1975年进入江西省煤矿建设公司(矿建分公司的前身)工作直至1988年离退休。革命年代铸就的家风始终影响着李惠林和他的儿女,他的儿子李胜是原矿建分公司社区副主任,现在孙子李晨光在矿建分公司从事财务工作,三代矿建人在不同时代、用各自的努力,为国家和企业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

      李惠林胸前挂着的纪念章,有全国政协于1952年颁发的纪念章、有1953年祖国第三次入朝慰问团颁发的和平万岁纪念章、有建国70周年纪念章、有首批抗美援朝纪念章,如今,又再添一枚。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,衷心祝愿老战士平安、康健、长寿!